扬州鲜笋趁鲥鱼

   

【安雷】They  saw  a  flower/安迷修篇

主cp安雷  一句话瑞嘉
ooc预警
80米烈斩预警,食用开心。
————————————
     这是今天最后一波兽潮了。

     安迷修嗅着空气中越来越近的腥臭味,脚下的大地也因为一群巨兽的奔驰而微微颤栗,发出轻微的呻吟,手中的凝晶也因为下一波屠杀的来到而兴奋的颤抖着。他擦了擦额角混着灰尘的汗水,无意识地舔舔嘴唇上的裂口。一股铁锈味在口中漫开,不深不浅的伤口已经渐渐结上了暗红色的血痂。那是不知道在哪一场战争中磕到的。他的嘴唇上曾有很多像这样大大小小的伤口,那是两具躯体间野蛮的碰撞。大概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吧,在死亡还没有袭卷凹凸星之前,在尸山血海还没有堆积起之前,在黑衣还没有被流焱破开之前。

     最后一头野兽也在寒冰下呜咽着死去,兽身上不祥的图腾也渐渐暗淡,臃肿的身躯倒下时,砸起了无数灰尘与碎石块,渐渐分离崩析成一块块的碎片消失在空气中。安迷修敏捷的捕捉到了巨兽倒下后的异样。腥臭不堪的血液顺着冰蓝色剑身滑落,又从剑尖滴下。若是换作往日,他一定会走到凹凸星唯一的水源边——说是水源,其实也就是一潭浑浊不堪泥浆罢了——鞠起一捧水,细细地、无比爱惜地拭去没入剑身繁密裂缝中的血迹。可此刻,他手中的剑却“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发出一阵嗡嗡的悲鸣,似乎在抱怨主人对它的冷落。安迷修已经顾不上被抛弃的武器了,踉踉跄跄的向前奔去,连脸上的血液都不去擦一擦,甚至还差点踢到死去的野兽尸体而几次摔倒。尽管如此,他还是向着自己的目标一步一步奔去。

  在巨兽倒下的刹那,被它遮挡的光重新开始闪耀——他看见了一抹紫,不,确切的来说,应该是一朵花。

  等到安迷修意识到这是什么以后,他差点高兴疯了。这是他赢得凹凸大赛后的第三年头又 246天——在他的印象中应该是5月24日吧,触目所及都是断壁残屋的凹凸星球,终于迎来了大赛结束后的第一个生命。这简直比他成为神使时还要激动。他看着它,贪婪的从它身上索取着美丽,扇动着鼻翼试图多获得一些芳香——一片片呈桶状卷曲的小叶从粗壮的干上抽出,用碧绿迫不及待的向他宣誓着自己的存在,硕大的船形紫色花萼簇拥着五片小小的黄瓣,不知是巧合还是刻意为之,恰好笼成了一个大致的五角星。

   安迷修忽然觉得眼睛有些刺痛。明明是那么幽深的颜色啊,一点都不刺眼的。难道久未感受到生命气息的自己却被这火焰灼伤了么?

   或许刺痛跟本不是来自于眼球吧。有个微小的声音说。脑海中的黑暗被一点点撕开,缓慢却不容置疑,那些尘封已久的碎片像一尾尾争食的游鱼,从裂口游出来,争先恐后。金的傻笑、小黑洞的巨手、紫堂幻的哭泣、姐弟组的呆毛、格瑞对嘉德罗斯的告白……所有他曾参与过的和目睹的在安迷修成为神使后第一次浮现在他眼前,最终凝成一枚被染成暗褐色的、破损的五角星。

   他成为神使的前一天,曾把流焱插入某个土堆前,撒上一抷黄土,而后,离开。

   双剑的安迷修,终于还是抛弃了他心中的炙热。

   舌尖的刺痛唤醒了混沌的大脑。你现在可是主宰这颗星球的神使,面对一切外来物种你都要确认是否有病毒携带进入,以确保星球上其他生物的安全。安迷修默默提醒自己。无论它长得像什么样。

   检查的手续是怎么弄的来着?啊——太久没有遇见有新生命进入的自己,就连早已烂熟于心的程序也有了几分生疏。好像是先用指尖触碰的吧?安迷修想着,伸出手指向那朵花的花瓣戳去——

   手掌忽然被不属于花的温暖包裹,稍微有些硬的、也许是生了薄茧的皮肤与他的相碰在一起,还未愣过神便被迫和人十指相扣,不同于凹凸星的荒芜气息的湿润海洋气息扑面而来。

   “你忘了凝神力于指尖,笨蛋骑士。”
————————————————
Fin.
三年又246天=1314
5月24日=524=5z=我在
花是天堂鸟,花语自由。样子大概改了一下。
我真的不擅长发刀子的orz 写完这个大概还有个小连载,三四章的样子?反正文风沙雕小甜饼,可能也会在评论区发链接吧。
大概是很大的一盘棋,看有没有小可爱能get到电波。提示:野兽身上的图腾    野兽消失的方式     那朵花是凭空出现的

评论(1)
热度(17)
© 扬州鲜笋趁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