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鲜笋趁鲥鱼

   

【碧玉】张场主与竹鼠精的恋爱方式

●有一点点也青相关

●就是超级傻的竹鼠精与养殖场老板黏糊糊的恋爱日常

    “哎老板这竹鼠多少钱啊?看着挺肥的啊?”

    张灵玉瞥了笼子里那只闷闷不乐的竹鼠一眼,垂眸轻笑:“是啊,一天吃我三毛钱呢。养不起了。”

    “那多少钱一斤?”

    “不卖。”

    竹鼠张楚岚近来有些抑郁。原因是养殖场的大屏幕开始放华农兄弟了,他总觉得那群饲养小姑娘看竹鼠的眼神不太对劲。前两天隔壁笼的铁柱被带走了,昨天上排的黑蛋的笼子空了——谁知道是被卖了还是被炖了。他本来是不用担心这个问题的,自己至少还是养殖场大少爷张灵玉的宠物鼠,应该不会被抓来吃掉吧……

    后来某一天他翻张灵玉的平板时看到了3G的华农兄弟锦集。

    ……救救竹鼠。

    其实竹鼠真的真的不会感冒不常淋雨不会得抑郁不会吃太多不会吃太少不会因为因为老婆被抢了就伤心因为根本不知道自己老婆是谁……张楚岚胡思乱想道。

    其实华农兄弟好像还挺会吃的耶。红烧鼠叫花鼠烤鼠好像……真的很香。

    嗯,真香。

    后来张灵玉回去的时候看见一只黑不溜秋的竹鼠抱着华农兄弟流口水。

    自己快养不起它了。张灵玉面无表情地想。

    “这个星期已经是第二个人说你胖了。”

    “是嘛我也觉得我胖了耶。”

    “一天吃我三毛钱。养不起了。”

    “不不不我可以一天只吃你两毛九的!!!我可以少吃一点的!!!两毛八也可以!!!我还可以只吃你两毛七的!!!”

    张灵玉看着炸毛的竹鼠心情莫名很好。

    “以后少看华农兄弟。”

    “嗯嗯嗯我就知道老婆对我最好了嘤!”黑鼠“噌”地一声变为了黑头发的青年,转过头就亲了张灵玉一口,愉悦地欣赏着张灵玉的脸“腾”的一下炸开绯红。

    “把把把衣服穿上!”张灵玉红着耳根别过头。

    “不要。真的不打算干点什么吗?”

    “以后一天只许吃我二毛五然后每天早上和我去跑步!”

    “……我现在就穿。”

    诸葛青觉得张灵玉近来有些奇怪。

    比如平时高冷得一匹的张灵玉会在一个人发呆的时候不自觉地勾起嘴角;会在逛商场时精心挑选明显不符合他个人品味的衣服——尤其是尺 寸 可 观的男士内 裤;会在自己向他倾诉暗恋少年A的酸甜苦涩时心不在焉还有一下没一下揉着怀里的竹鼠……

    灵玉最近不是爱看华农兄弟了吗,什么时候又这么喜欢竹鼠了。诸葛青纳闷。

    “灵玉,十号有空吗,我约了夏禾姐一起逛动物园儿。……张灵玉?灵玉真人?你在听吗?”

    从神游中被唤回来的张灵玉随口答到:“在听,后来你和王道长怎么样了?”

    诸葛青不动声色地道:“各自打道回府了呗。对了,灵玉你还单着吧?有女朋友了么?还是和我一样喜欢男的?”

    他瞟见张灵玉怀里的竹鼠支棱起了耳朵。

    “并无。”张灵玉阖着眼答到。

    “我有一旁姓表妹,二十四岁,极漂亮聪慧,在科研方面小有成就,不如改天你们认识一下?”

    竹鼠扒拉了下张灵玉的衣摆。

    “不必。”

    “哦?有心上人了么?”诸葛青饶有兴味地挑眉。

    张灵玉下意识地搂紧了竹鼠。

    “八卦不像你的作风。”张灵玉皱了皱眉头。

    “行吧,”诸葛青拍了拍手,起身拎过沙发上的外套,眯着眼笑着,“我和老王还有个约,先走了。”

    “嗯。”

    后来听风吟让诸葛青知道了一些张灵玉不太想让他知道的事。

    “老婆。”

    “嗯。”

    “不许去见她。”

    “好。”

    “啵唧——”

    “……失礼。”

    至今众人也没有得知张灵玉为什么会看华农兄弟。

    也许是为了给竹鼠张楚岚做更美味的红烧鸡、叫花鸡、烧鸡、白切鸡、盐焗鸡吧。

    谁知道呢。

————————————————————————

咱们做鸡的在外面不容易·JPG

大噶好我又来蹭热度了

这篇肯定会有后续哒

奶奶你关注的人终于更新了!!!
也青预热3/5

评论(15)
热度(51)
© 扬州鲜笋趁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