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鲜笋趁鲥鱼

   

【安雷】当一个擅长煮咖啡的面包师有错吗(三)


以为自己是直男的深柜面包师安×以为自己是深柜的直男咖啡师雷
女装注意!
给新连载想了一些设定,是凹凸大街各位店主们的故事,只要吃的cp大部分都会写到啦
 
————————————————————————

   埃米觉得窒息。

   他表示很难接受这样的世界观冲击甚至连头上那个冲天大问号也因为太过吓人而萎了下来。

   “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哥你怎么了这副打扮又是怎么回事要不要我给你烧点开水吃点药????”

   再次被呆毛戳得连连后退的安迷修表示这两姐弟还真是亲姐弟连呆毛戳人的方式都一模一样。

   脑阔疼。

   摸了摸担心的小男孩的额头:“没事在下只是去讨伐恶 党。”

   “哦那你去吧。”刚刚一脸担心的埃米秒变冷漠脸猛的一甩头一扭腰踏着稳健的步伐走了甚至还因为太稳健差点踩到门前有些松动的地方崴到脚。

   “唉等等等等等等埃米???”安迷修一脸问号,这人怎么说走就走这么绝情再说讨伐恶 党有什么错吗。

   “反正安哥你又不是第一次喊着讨伐恶 党了每次不都是被折腾一顿再扔回来身上衣服八成破破烂烂还带回来一脑袋不知道是糖精还是面粉的奇怪白粉粉,再怎么拦你也还是非得撞南墙脑阔撞破了还非要在学声驴叫。您哪次的衣服不是刮破了我帮你辛辛苦苦缝补实在用不了的只能扔掉偷偷去我姐那里再买一件还找不到人报销,怕您天天绞尽脑汁策划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计划讨伐恶党状年秃头还悄悄去金他们家的杂货铺买霸王一买就是十箱还不是洗不掉你头上的可疑末末只能天天替您干着急。你看有我这么好的下属你说是不是也不多多体恤我整天跟雷哥混在一起。”

   安迷修:“原来在下房间里那个田螺姑娘就是埃米你???在下还以为是哪家的小姐对在下芳心暗许迫于脸面薄而不敢直说,只能把在下的相思寄托于一件件……”

   “得了吧安哥能对您芳心暗许的也就只有帕洛斯宠物店门口那只不幸瞎了眼尾巴上的毛还给佩利拔秃了了的鹦鹉能看上您了。”

   “哦,对了,您这么大的个子,我姐店里的女装好像没有合适的所以是定做的需要加收50%的定制钱还有百分之五十的人工费支持微信支付宝花呗转账蚂蚁森林也行。可以直接转给我姐也可以直接转给我不过要多收百分之十的中介费。”

   安迷修脑阔一疼甚至觉得埃米头上那个冲天大问号现在看来就是一把弯刀专门喜欢割人肉还贼锋利的那种,用起来肯定还特好使一刀在手天下我有双杀三杀四杀五杀分分钟。

   怕不是个强盗吧。

   安迷修的大呆毛流下两条宽面条泪。

   虽然不管最后怎么说还是给了姐弟俩钱。

   
    于是在一个风雨交加遮天蔽日的晚上安美丽终于把自己强行塞进了那套洋溢着粉色骚包气息的少女洛丽塔一米七九的个子也蹬上了一双精致小高跟一步一滑的跌跌撞撞迈出脚步向狮巴克进军。
   
   
    卡米尔睿智的双眼早就在自家住宅里将这一切全部捕捉到,反手揪住睡得正香的某人头上的大问号:“你们家老板出门不到五米,已经滑了三次了真可谓脚崴坚强不过我怀疑他那双鞋快挺不住了你要不要下去看看他。”
   
   
    被揪醒的埃米迷迷糊糊。
   
   
    “怕什么,你大哥才不会不管他呢。”
   

——————————————————————
心知肚明的卡米尔和埃米.jpg
完了过了半个学期我已经想不起来原来的大纲了

  

  

评论
热度(34)
© 扬州鲜笋趁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