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鲜笋趁鲥鱼

   

关于如何决定上下问题

特调处十年难得一次聚会,还是赵处长亲自请客,大家自然都是要赏个脸赴宴的。
杯光碟影间,赵云澜投下一个重磅消息:他和沈巍在一起了。
祝红当场气出了竖瞳,白瓷杯愣是被生生捏出一道裂口,好像当场就要扑过去吃了沈巍似的。
众人也都心知肚明,互相渡过几个眼神,三言两语的打着哈哈就把祝福搪塞了过去,免得给某人在喂一口刀子。
然后就默契的开始给赵云澜和沈巍两人灌酒。
一顿饭吃下来,饶是赵云澜酒量再好也架不住众人的几轮招呼,趴在桌子上睡成了一只醉猫。沈巍因为本身一杯倒的体质逃过一劫,但也被酒气熏的满脸通红。见桌上杯盘狼藉,大伙也都吃的差不多了,怕大晚上的喝酒出点什么事,沈巍踉踉跄跄地扛起赵云澜,解散了大伙驱车往家赶。
被扔大床上的赵云澜醉眼中看人朦朦胧胧的,只觉得沈美人越看越好看,无意间伸出舌尖舔舔干裂的嘴唇:“沈教授,要不我们上/床吧。”
衣服都扒光了两人才想起一个重要的事情。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攻受还是个未知数。
赵云澜心想我这么帅肯定是在上面,还没来得及翻身把人压下去就被沈巍一个爱的大嘴巴子呼进了被子里,人正蒙逼着却被他深情专注的眼瞳吸引到大脑当机。
“我们用一种公平的方法来决定上下。”
一滴汗水从赵云澜的鬓角滑落。
这不仅仅是决定上下的战斗,更是有关于男人尊严的生存。
完了,他绝望的心想。为什么会是这个结果。
“你输了。”

最后老二大小略胜一筹的沈巍成功把赵云澜第二天搞得下不了床。

“诶老大今天怎么没来上班?”
“嘘,红姐还在这儿呢,自己好好想想。”

评论(4)
热度(25)
© 扬州鲜笋趁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