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鲜笋趁鲥鱼

   

【巍澜/楚郭】关于如何暴揍让自家宠物失踪的罪魁祸首

现pa兽 化。
设定是和亚兽族随时能化形不同,如果宠物变异的满月夜能变人
另外除了祝红大庆和林静丛波是社 会 主 义 兄弟情以外其他同居的都是爱情
有一点点轻微ooc吧
别被暴力标题和前面的性冷淡风吓到哦其实沙雕到我自己都害怕嘻嘻嘻
——————————————————
1

   沈巍的每个早上都是鸡飞狗跳的。

   除了早上起来要面对一屋子糟心的乱七八糟比如那边沙发皮破了这边电视机屏裂了有的时候辛辛苦苦熬夜做的报告还在地上散落一地上面布满不明爪印而那位犯错的大爷正在一旁悠闲舔爪子以外,偶尔还得一出门直奔居委会并扶正眼镜调整好表情摆出标准乖宝宝“我知道错了是我管教不力他还小难免犯点错对对对您说的都是对的就请您放过他吧保证下次不会这样了”并浪费一个宝贵的晨跑早晨去居委会大妈那里接受社 会 主 义 思 想 教 育一顿突突deideidei只为领猫回家。

   没办法,赵云澜小性子大,平常看着在小区里左右逢源的动不动搭着各种各样的宠物们一脸标准猫笑不知道干嘛莫名其妙就聚集了一大帮猫猫狗狗小蛇仓鼠动不动就聚集在一起神神叨叨,再加上本身长的好看一身黑毛油光水滑再加上四只雪白雪白的爪子,上去喵喵两声哪个小姑娘不心生怜爱蹲下来作劲揉头还经常被哄着去给买小鱼干吃,一来二去见猫说猫话见狗说狗话的本领也练出来了,平常看着没啥但暗地里可记仇,居委会大妈逮他几次大妈家的鱼就不见几次,拦都拦不住。搞得现在大妈学聪明了家里鱼干牛奶什么一不见就上来哐哐砸他家门。

   可今天早上似乎别样的安静。家里一点动乱也没有,昨天猫粮盆里剩的几粒还摆在那儿,水盆里的水基本也没动。一切就和昨天晚上沈巍把赵云澜安置好之后一样,没有丝毫变化。

   沈巍眉头一皱觉得不对劲,以赵云澜的性格不闹个翻天覆地是不可能的,今天早上怎么安静如鸡掉根针都能听见。

   家里的座机突然响起。沈巍刚拿起听筒就差点被郭长城一声惨绝人寰的嚎叫给吓掉眼镜手一抖听筒“啪嗒”一声掉地上仍然身残志坚的继续嚎。

   “沈沈沈沈沈教授楚哥他不见了!!!”

2

   这事绝对有蹊跷。

   “今天早上我,我一起来,就想去给楚哥喂水,结果找遍了整个屋子都找不到他,我还以为他又卡在哪个缝缝里了,结果差点把家拆了都找不到楚哥,出门找了一圈还是连半根狗毛都没见着,楚哥他体格那么小一个人在外面真的不会出危险吗,我都快担心死差点都打110了。沈教授,你脑子那么灵活,又是龙城大学的教授,快想想办法啊!”

   沈巍看着对面沙发上坐立不安脸担心的快扭成一团麻花的郭长城只觉得脑阔疼。

   赵云澜不见了倒还好说,毕竟他天生就是四处乱跑的性子,哪天跑丢了是一点都不出所料,可郭长城他家的那只狗他还是知道的。当初郭长城捡楚恕之回来的时候,他刚刚干翻九只体格强壮的大型犬,立在一堆鬼哭狼嚎正在抽搐的狗堆里尽管身高不太够但还是不可谓不鹤立鸡群。尤其是眼睛下面一道z字型的疤愣是以一条小型茶杯犬的身份把郭长城唬的一愣一愣的。来到长城家之后一直也特别靠谱,不像自己家的那位二大爷,给个狗窝他能安安静静坐上一天,只要往门口一站方圆半米的生人都不敢随便靠近凶的一匹,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自从楚恕之来了以后长城家就再没失过窃,偶尔几个不长眼睛的偷到长城头上之后被一条小型茶杯犬追几条街也是常有的事。可惜就是性子傲点除了长城谁都不愿意搭理。不过没办法,楚恕之以这种体格能有这样的实力也实属不错,心气高点就高点吧。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被赵云澜骗进他们那一伙的。沈巍胡思乱想到。

   这种狗怎么都不见了呢。

   除非是他们那个宠物团伙突然叫他,兴许有什么特别紧急的事,还没来得及和郭长城说一声就出去了。

   沈巍脑子一转,沉下气问道:“询问过其他几个宠物主人了吗?就是他们各自的宠物和咱俩家的经常在一起耍的那几个。”

   “没……还没。当时心里太急就接着给沈教授您打电话了,没来得及问其他几个人。您这是?”

   沈巍心里已经有了大致的推测,只等着去证实。微微一笑,推了推眼镜:“那就赶紧确认一下吧。”

   郭长城连忙摸出手机,露出他的标志性真诚笑容:“好嘞沈教授,我现在就打电话。”

   沈巍垂下眼,默默等待。

3

   沈巍猜对了。

   面对眼前心急如焚的众人,他推了推眼镜儒雅一笑:“看来各位的宠物都不见了呀。那么可否容我问一句,诸位的宠物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今天早上。”

   “今天早上。”

   “今天早上。”

   “昨天晚上。”

   沈巍饶有兴致的问道:“哦?桑赞是第一个不见的吗?”

   本来身子骨就柔弱的汪徵因为桑赞的消失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嗯。昨天有人抱着另一只仓鼠来找他,说是他家九九想他了,想和他一起出去玩,我看那是个妹子,也看上去挺可靠,我就让他走了,结果到现在还没回来。”汪徵眼眶微红,泫然欲泣。

   沈巍眉头一挑,还没来得及说话,郭长城已经掏出他随身的小本本严阵以待:“那个女的长什么样呀?高还是矮?胖还是瘦?脸圆还是方?”

   “我……我不太记得了……昨天晚上太担心,也没记得她长什么样。”

   郭长城因为这条线索眼看就要断显然有点着急:“那她的气质是什么样的?是特别阳光……还是特别阴冷?”

   汪徵垂下头抿着嘴想了想:“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她穿着一件过膝的黑长裙,当时只觉得她浑身好像笼着一层黑气。那个女孩子长什么样我不太记得了,但是她身上有一个东西我记得特别清楚。”

   “她转身的时候,脖子上面有一个鸦字,当时我只当是文身,可现在想起来,却不像刻在皮肤上的,倒像是皮肤本身发的光。”

   “哦对了,她怀里那只仓鼠我也有一点印象,头上的毛黑一撮紫一撮的,也不太像是染的,倒像是本来的毛色。而且特别有灵性,一双眼睛黑溜溜的,可就是有点吊眼。”

   郭长城满心欢喜的把这些记在自己的小本本上,一边念叨:“总算有点线索可以找楚哥了……沈教授,要不我们就着这点线索去找罪魁祸首吧!”

   沈巍抬手拦住激动的快要冲出去的郭长城,“慢着,你怎么知道这个拐走你家楚哥的是同一个人?”

   “啊……?这……我还真没想过……”

   没去理会还在懵逼的郭长城,沈巍转向众人:“各位可曾遇到和汪徵一样的情况?”

   “嗯。祝红就是被她‘四叔’派人来喊她过去才不见的。也亏我这千年老猫当时居然没认出来,还以为只是个蛇族的小喽啰呢,真是……有损我的脸面。”大庆烦躁的挠挠后脑勺,一屁股塌在桌子上,顺手摸出根小鱼干嚼着,忿忿不平。

   “嗯?那那个蛇族人的特征可否和刚刚汪徵说的一样?”

   “那倒没注意,不过是个体格壮硕的小伙子,也穿了一身黑,样式没记住,走之后地上还掉了一根黑羽毛,怪难闻的。”

   沈巍微低下头轻轻一笑。

   “长城,你把刚刚记下来的东西再念一遍。”

 
   “哦,好。”

   “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龙城小区的宠物团集体失踪,怀疑是团伙作案,目前失踪人口有黑猫赵云澜、茶杯犬楚恕之、仓鼠桑赞和亚兽族人祝红。前两者均是没有目击证人的失踪,而带走后两人的犯罪嫌疑人据目击证人描述,有以下特征:”

   “一男一女两人,喜好穿黑衣,气质阴冷,走后留有羽毛及难闻气味,女孩脖子后面有‘鸦’字刺青使用借口为‘×××有事’将人带走,且其中一人曾携带另一只宠物仓鼠登门拜访,仓鼠有些异样。沈教授,目前就这些了。”

    沈巍的手无意识的搓捏着口袋里大衣的内衬,闻此对刚从本子里抬起头满眼希冀的郭长城微微颔首以表赞许:“嗯,谢谢长城了。”转向众人,“各位对这个案子有点头绪了吗?”

   面面相觑。一片死寂。众人沉吟着,大脑都在飞速运转,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不轻不重的呼吸声。

   “各位,容我再提醒一句,昨天可不是月圆之夜。”

   在场哪个不是见多识广的聪明人,又经沈巍这么一提醒,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大庆脑子一转,明白了个中因果,以一条猫的敏捷从桌子上一下蹦起来,众人心里的猜测破口而出。

   “亚兽族?”

   沈巍推了推眼镜,镜片的反光掩去眼里的晦涩不明。

————————————————
tbc.
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肝力orz

  

  

  

  

评论(3)
热度(80)
© 扬州鲜笋趁鲥鱼 | Powered by LOFTER